新娘半夜跑了

发布时间:2014-08-01 16:02   本文被浏览过:

新娘半夜跑了
—— 采访新四军老战士邓文秀
(2013.3.4)




■邓文秀(口述)
 
人物介绍:
    邓文秀,1925年生,山东人。1938年参加革命,开始在八路军一一五师,新四军重建军部后,被调入新四军军部卫校学习,从事医务工作。1944年和新四军第四师骑兵团团长周纯麟结为连理,离休前任南京军区司令部华东饭店副主任。
    我的老家在山东,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,日本鬼子一直打到我家乡。父亲生前是个小手工业者,被日本人杀害了。母亲当时才30多岁,一个人带着6个孩子,含辛茹苦把我们养大。
    14岁时,八路军一一五师来到我家乡,我参了军。我虽然年龄小,但一点儿也不娇气,连续行军120里路,从来没有掉过队。老同志夸奖我:“文秀啊,你这个小姑娘真不简单,到底是山东人啊,能吃苦!”
    1941年皖南事变爆发,不久新四军军部在盐城重建,我和一部分战友被调入新四军。想到要离开自己的部队,大家都舍不得。领导开导我们说:“新四军、八路军都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,一样打鬼子。”听完解释,大家都安心留在了新四军。
    随后我被安排到军部卫校学习,同时我还担任政治干事,教大家唱歌、跳舞。新四军队伍里,有不少来自上海、南京、杭州等大城市的知识分子。那些从大城市过来的小姐妹们都不理我,甚至躲着我。我很不理解,就告诉教务主任左英。原来,这些小姐妹看我头发太短,还打着绑腿,把我误认为是个男同志了。左英听后,哈哈大笑,说:“其实,她和你们一样,也是个女同志,不过服装不一样,她是从八路军调过来的。”后来我们都紧密团结在一起了。
    16岁从卫校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新四军四师彭雪枫部队,部队上都是些老红军,好多人还没对象,组织上很关心。领导看我条件不错,想给我介绍对象,我没同意:年纪还小,刚出来当兵,还没学到知识,不想那么早结婚。于是,我就请求组织上把我调去医院照看伤员。
    20岁时,组织上又给我介绍对象。一天,四师卫生部政委李毅把周纯麟的照片拿给我:“小邓啊,给你看张照片好吗?”“什么照片啊?”他刚拿出来,我就果断回绝:“我不看,你拿走吧。”他碰了个钉子,没好再和我谈。后来我被调到十一旅后勤部,这天一大早,我正在地里劳动,政治部李主任就找我到旅部谈话。我浑身是泥,脸也没顾上洗。到了旅部,周纯麟已经坐在那里等我了,他这时已是骑兵团团长。一听是给我介绍对象,我就说:“我年纪太小了,出来是干革命、打鬼子、学本领的,不想那么早当妈妈、抱孩子。”李主任听后就火了,拍着桌子对我吼:“邓文秀,你是不是共产党员?是共产党员,就要服从组织安排!”我没有办法,只得点头同意。
    这次谈话后,我又回到十一旅后勤部工作。过了不到两个月,老周派人来接我了。来到骑兵团不到一个月,我们就举行了婚礼。结婚那天,把从老百姓家里借来的门板当床,没有被子、枕头,也没有新衣服,我还穿着双破鞋子。旁边睡着个陌生男人,我半夜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头枕着马背套,又骚又臭,我实在受不了,便从床上爬起来,跑到骑兵团卫生队去了。
    天亮后大家发现新娘子不见了,到处找,最终两个警卫员找到了我,把我扶到马背上,又给驮回去了。
(党亚惠整理)

(图片版权所有,禁止商业用途)

分享到:
抗战史上的今天

展览讯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