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儿要我,我就到那儿去!

发布时间:2014-08-01 15:24   本文被浏览过:

哪儿要我,我就到那儿去!
—— 采访新四军老战士韩玲
(2013.3.29)





■韩玲

人物介绍
     韩玲,1921年出生于江苏无锡。1940年8月参加新四军。参加过黄桥战役、苏中战役等战役战斗。新中国成立后,她在高校艺术系任教。1957年前往东北,任黑龙江省教育厅高教处文艺部主任,后转至广播系统工作,直至调回江苏,曾任江苏电视台副台长。
    我是无锡人,小时候在无锡上海两地长大,所以我的上海口音是比较重的。我的性格很活泼,上学时,我特别爱玩爱跳爱讲。1937年八一三事变时,我还在学堂里读书,每天都能收到一些爱国抗日宣传单。渐渐地,心里萌生出参加革命的念头。
    当时无锡家里的房子被炸掉了,我们全家就都回到苏北泰兴爷爷奶奶的三间房子里住。1940年8月份,我和几个同学相约到了黄桥,我还记得我的20岁生日就是在黄桥过的。那时泰兴县有个救亡宣传队,组织者是周伯藩,也就是后来我的爱人。当时很多初、高中生都参加了宣传队,我在青年干部训练班当学员的空隙也去宣传队帮忙。那时我们到处宣传抗日思想,还演唱抗日歌曲和戏剧,我就演过《放下你的鞭子》!
    黄桥战役胜利后没过多久,新四军部队东进,我也跟着一路到了海安、东台。中途有些学生吃不了苦就不跟我们大部队继续前进了,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词,脱口就说:“我站在革命的立场上,你们应该跟着一起来,我们决不做亡国奴,我们要斗争到底……”
    到达海安以后,原来的青年干部训练班改成行政学院,任务是培养根据地的行政干部。我内心更倾向于宣传工作,就常常跟着革抗总会文工团。这时一批接着一批的爱国青年和学生从上海来到海安,这下会唱歌的人多了。沈亚威是宣传队的骨干、是我们的头头,他发现我的乐感很好,新的歌曲只要听上两遍就会唱,他经常先把我教会,我再去教其他人,这样一来,我成了他的助手。《新四军军歌》《白菜心》《太行山上》《中华民族好儿女》这些歌我到现在还会唱。我在革抗总会文工团里,经常还能看到薛尚实、陈扬这些大领导。
    因为我生性活泼,年龄又大一些,组织上经常委派我很多工作。在东台县时,我接到一个任务,就是动员一个当地地方名流的女儿,做她的思想工作。我和她年龄相近,见了面总有话说,我时不时地向她灌输革命道理,她在我潜移默化的宣传中接受了革命思想。通过她,我们争取了她的父亲,我和她也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。
    1941年2月,我参加革命6个月后,终于成了一名共产党员!
    我来自上海这样的大城市,又是家里的独养女,一直是娇生惯养的。初到革命队伍,看到大家吃的东西都会惊叹:“啊呀!这是什么饭!”但我坚持下来了,我没有任何职务,就是跟着部队走,我心里坚信一点:哪儿要我,我就到那儿去!
(束华静整理)

(图片版权所有,禁止商业用途)

分享到:
抗战史上的今天

展览讯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