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民鱼水情深

发布时间:2014-08-01 15:20   本文被浏览过:

军民鱼水情深
—— 采访新四军老战士王大尧
(2013.3.15)





■王大尧(口述)
 
人物介绍:
王大尧,1928年9月出生,1945年1月参加新四军,从事医务工作。参加过苏中、莱芜、孟良崮等战役战斗。1950年作为军医随军入朝。新中国成立后,一直从事医务工作直至离休。
 1945年1月,我在家乡报考了新四军路东路西八县招生学医考试,当时打鬼子打得厉害,很多人都不敢去当兵,但我从小就胆子大,毫不犹豫就报名参军了。
解放战争开始后,我们随着部队撤退到山东。当时一个军有好几个医疗队,我被编在二队。医疗队作为一个小医院,撤退时负责护送伤病员。到了江苏沭阳时,我亲眼看见国民党的飞机从我的头顶飞过,边飞边用机枪扫射。危急时刻,我们往路边躲避,我趴在我抬着的重伤员身上。就在这时,敌机的子弹扫到我身边,几颗子弹直接从这个伤员的被子边上扫过!
莱芜战役开始后,我们住在老百姓家。山东的村庄大得很,村子里的男人都去前线抬担架了,只剩女人在家。这些妇女都不简单呐!她们成立了妇救会,从前线下来的伤病员被大娘大嫂们迎到了热炕头上;大娘大嫂们宁肯自己饿着肚子,却拿出小米和红枣来喂伤病员。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抗美援朝时,我当时在坑道里的医院门诊部工作,看见从战场上送下来的伤病员,身上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。一次停战后我走出坑道,见远处最前线的地方,山头炸平了,战壕也看不见了,可见战斗之激烈。
朝鲜百姓对中国志愿军真是很好,女同志都是用头顶着水和衣服来送给我们。他们途中见到志愿军,不论大人还是小孩,都会让我们先过。七军和二十一军是最后一批撤军回国的,听说我们要撤军了,住在山坡上的朝鲜老百姓都出来欢送。那天我们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、朝鲜人民一起联欢,朝鲜人民拿出最好的食物招待我们,他们一边唱歌一边跳舞,一直到鸡叫才散场。
战争结束时朝鲜人口中男女的比例是1:8,见我们要走,朝鲜人民用最高礼数欢送我们——由两个朝鲜族女同志抬着一个志愿军走。我们上了火车,朝鲜人民带了很多吃的东西,都往火车上甩。火车开动时,外面哭声一片,他们舍不得我们走。
回国的火车在朝鲜境内又停了两次,每一次都会聚上一大批朝鲜群众,他们的热情使我们很感动,我们庆幸战争终于结束了!在朝鲜期间,祖国的慰问团来了一批又一批,精彩的文艺表演令我永生难忘,同样难忘和感动的,就是朝鲜人民对我们的热情。
前几年我去抗美援朝纪念馆参观,再次回想起战争年代,只觉得战争残酷啊,但愿以后再也不要有战争!
(束华静整理)

(图片版权所有,禁止商业用途)

分享到:
抗战史上的今天

展览讯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