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你,我的战友

发布时间:2014-08-01 10:38   本文被浏览过:

怀念你,我的战友
—— 采访新四军老战士康建
    (2013.3.29钟山干部养老院)




■康建(口述)
 
 
  我参加革命完全是被“逼上梁山”的。1944年不仅我的家被日本鬼子烧掉了,就连我们的学校盐垦中学也被烧掉了,所以我无路可走,只有参加革命,我还记得当时我们盐垦中学的校长是孙伟民。日本鬼子放火把我的家烧掉后,我心里多少有些民族仇恨,虽然那时我还不懂什么是革命,但我知道妇女一定要有个工作,而且我也想解放、要读书。这时得知新四军有个抗日军政大学,于是我就报名上了抗大。
  参加革命后,我先是在台北县(今大丰县)从事医务工作,后来在苏中公学和东台县部队时我都是做地方工作。
  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,县政府到了东台,我就在县政府做机要工作。机要工作我做得上手了,所以后来去了三野,也一直是做机要工作。
  渡江战役全面胜利后,我留在了南京。开始组织安排我去当派出所所长,我二话没说就去了。一次开会才发现,全南京上百个派出所,女派出所长就只有我一个。后来被调到法院工作,从省南院一直做到南区副院长。
  战争期间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一个牺牲得很惨的战友。那是1944年,那时我才17岁,这位牺牲的战友当时只比我大一点点。有一次我们在如皋活动,突然上面通知我们撤退。我们都走了,她却没来得及离开,被敌人逮捕了。
被捕后她表现得非常勇敢,敌人带着她在如皋城区游街,可是她一路高唱歌颂中国共产党、歌颂新四军的歌曲,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。我们听到她的事迹都赞叹不已,可是我们没有办法救她出来。
  如皋县有个定慧寺,定慧寺的主持和尚是个内奸,非常反动,他不念及同胞同族同乡的情分,反而鼓动敌人将她杀害。敌人先是把她的乳房割下来,再把她的眼珠挖出来。死后还不放过她,把她的内脏挖出来挂在了定慧寺外的广场上,真的是惨不忍睹啊!
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一想到这个事情,心里还是非常难过。她是为了什么啊,说到底是坚定地为了革命,没有无数个为国捐躯的她们,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!
  听说她的名字叫林伟,她是我的战友,也是我的老乡——她是如皋白蒲人,我时时刻刻都记得并怀念林伟同志!
 

(图片版权所有,禁止商业用途)

分享到:
抗战史上的今天

展览讯息